首页 旅游 钧州往事20

钧州往事20

来源:求是小康传媒 时间:2022-06-27 阅读:49500

第二十章 开封府


1


又是一年春来到。

一转眼,小红在秀娟家已经住了一年多了。

这一年里发生了很多事。

大嫂生了儿子,陈家上下都喜不自胜,陈云卿好像一下子恢复了元气,精神了很多。满玲和秀娟去看了,回来说宝贝长得很漂亮。

二哥也成亲了,陈家公子还是有很多姑娘愿意嫁的。老二自命不凡,想过不平凡的人生,也曾经挣扎过,可是他没有勇气忤逆爹娘,去争取小凤,也高攀不上谭雨霏,所以就认命了。

钧州城换了县长,这个新县长看着比前任斯文许多,特别会说漂亮话,一副大善人的模样,可是收起税来却毫不手软,尤其是对药行帮,苛捐杂税名目繁多。药商们被逼得走投无路,陈云卿找到敏修先生诉苦,最后还是敏修先生出面,找到省府主席,县长才算有所收敛。

汲县那边水退了,房屋校舍修缮完毕,师范学校也搬回汲县了。谭雨霏走了,敏修先生也走了。

报纸上经常说这里打仗那里打仗,也说不清都谁跟谁打了,因为往往不明说是打仗,而是另外一些说法,但是经常看报的人,一看就知道是咋回事,反正只要打仗,药行生意就比平时好一些。小红也不太关心,因为钧州还算太平。

也就是在这一年,满玲信了天主,她爱范神甫如敬神明。范神甫人品高贵,有赤子之心,能给人无边安慰,因此,天主堂香火很旺,入教者众。或许用“香火”来形容不太恰当,但就是这个意思。

不过,对于小红来说,真正的大事是:秀娟和羊娃定亲了。如果秀娟和羊娃成了亲,他俩口住一间屋,小红住哪儿?难道住那个储物间?

虽说只是订亲,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成婚,可是小红已经感到自己的多余了,尽管秀娟和她爹娘一直都对小红很好。


2


这天满玲和秀娟出去半天,回来后,秀娟拉着小红回屋里,关上门,兴奋地对小红说,淑贤请满玲去,告诉满玲,有媒人上门给小红说亲,那家人也是开药行的,那小伙儿小红和秀娟都认识。

小红听了半晌不语。

秀娟有些忐忑:“他这人吧,是有点吊儿郎当的,不过好像也没啥大毛病——反正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都那样,不过,你要是不愿意,也没啥,这事还是你自己做主,淑贤姨也就是说说,看你的意思了。”

看小红不说话,秀娟指着桌上一堆好吃的:“这都是淑贤姨叫给你带哩,她心里天天记挂着你哩……”

小红看看,有街上买的点心零食,也有自己家煮的卤味。


小红没开口,秀娟和满玲也就没再提。

小红每天如常,有时帮家里干点杂活,有时在屋里发愣。淑贤让秀娟带来的吃食,渐渐吃完了,只是包裹用的那张报纸,小红没扔,无聊时看看。小红一看就知道是陈云卿定的报,上面有各路新闻,还有广告。今天这张,有半页都是开封府的广告,什么宫廷秘方,什么百年老店,听起来名头骇人。不过说起来,小红还没去过开封呢,那可是省府。

如果是在往日,听到说亲的那人,小红能笑出声来,只当是笑话,可是,如今小红心里却起了波澜。

小凤走了,不知去哪儿了。有一次,栓柱去乡下收粮食,路过老赵在乡下的家,去坐了会儿,喝了口茶,老赵身体恢复得还不错,能自己顾住自己了。问起小凤,老赵却语焉不详,只说没在家。栓柱忙着生意,也没多问。

谭雨霏也走了。人家不管是教书还是继续读书,都是别有洞天。

秀娟倒是在身边,可是很快她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、母亲。

再要好的姐妹,最终都是别离。


3


过了几日,小红对秀娟说她同意这门亲事。满玲忙不颠地把这消息告诉淑贤,淑贤一听急忙喊了媒人来传口信。虽说小红不认淑贤这个娘,但是满玲不能不认,小红的事还得是淑贤说了算。

小红似乎是想通了。

秀娟说的对,有钱人家的孩子,大多有点浪荡,不过成亲以后就好了。就跟二哥一样。

女孩子早晚要出嫁。

成了亲,就不会寂寞了吧。

或许,那人会是个如意郎君。

那人应该会对她好,他们会整日在一起,耳厮鬓磨,会有她没有体会过的幸福快乐。


这天,小红一早起来,吃过早饭就出去溜达溜达。

其实,在秀娟家住这一年多,没事小红就不爱出来逛,一方面是觉得索然无味,没啥好逛的,另一方面,也不想遇见熟人,那些三姑六婆喜欢问东问西,走过去了再嚼半天舌根,烦。更不想遇见陈云卿或者淑贤。曾经有一次遇见淑贤,淑贤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,小红就跟不认识她一样走过去了,旁边的熟人也不说话,就瞅瞅淑贤,再瞅瞅小红。

不过,最近小红喜欢出来转转,溜达溜达。

她从小就在钧州城里长大,很少出远门,她现在觉得一个人一辈子呆在一个地方,安稳地生老病死也挺好,不用担心太多,也不会太累。

小红感觉自己又重新爱上了钧州城,最近她常常去她爱吃的那些小吃摊,买点东西吃,回来再给秀娟带一些。

她会时不时去河滩里玩玩,一开始满玲吓得一直盯着,后来感觉她挺高兴的,也没啥事,就随她去了。有时候,遇到小轩子和小敏,她又成了孩子王,领着他们跳啊闹啊。

小红还去戏园子看了一回戏,她一年多没去了,查票的小伙愣了一下,一时不知道该说啥,小红也不搭理他,只管进去了。小凤二叔接管以后,戏园子里新潮很多,虽说台上少了小凤,可又从别的地方来了新的戏子,也不是非谁不可。


小红先去老白的白玫瑰剪了头发,那个伙计一个劲撺掇她烫头发,把她烦得不行,最后让他剪了个齐颈短发,把发梢给烫了一点弧度,好看也不张扬。

剪完头发,小红走到街口小摊上,吃了一碗龟苓膏。

小红起身,漫无目的地瞎转悠,走到一个胡同口,忽然心里一动。

这个胡同是个神秘所在,年轻姑娘一般都不会来,据说这条街上好多暗娼和烟馆,有的招牌上写的是茶馆、澡堂子,其实就是烟馆。小红心里促狭,斗胆走一趟。

这种地方都是夜里热闹,白天反倒平静,小红走了一会儿就见着两个拎着瓦罐挑着扁担卖吃食的。

就这么走过去了?小红心里居然有些遗憾。

走到胡同口的时候,忽然听见一间茶馆里有人声喧闹,小红好奇,凑过去一看,一个男人被两个伙计连推带搡赶出门外,那人颤着声音哀求:“就这一次,我再赊账这一回……”大概是烟瘾犯了,又没钱买烟土。

伙计不耐烦地说:“二少爷,你不能老这样,你都赊账多少回了,我们够给你面子了……”

那人还想挤进去,被店伙计推了一把,踉踉跄跄摔倒在门口,转过脸来,小红一看是马二龙。

马二龙看见了小红,有些意外,他倒是想起来,可浑身哆嗦得没有力气了。小红心里扑通扑通的,急步走过去,过了好一会儿,心里才平息下来。


4


小红回到粮油铺,栓柱和羊娃下乡收粮食去了,秀娟出去了,铺子里只有满玲,坐在柜台里面歇息。

小红在满玲身边坐下,趴在满玲大腿上,也不说话。满玲笑笑,拍拍她的背。

过了一会儿,小红直起身,说:“你去跟她说,我要成亲得去开封府办嫁妆,钧州城里的东西我都相不中了……”“她”指的是淑贤。

栓柱最近要去开封替陈云卿送货,满玲觉得小红就是想找借口跟车去开封玩,她笑着说:“我夜个见恁娘了,她说你也不用着急做决定,真是相不中就算了……”

小红一听没好气:“那她要是不舍得花钱给我办嫁妆就算了!”

吃罢晌午饭,栓柱和羊娃回来了,这次下乡收了不少好东西。满玲吃过晚饭,就给淑贤送去一包粉条,回来捎给小红一张银票,数目还不小。


5


栓柱往日来开封送货,都是住最便宜的地儿,这次带着俩闺女和羊娃,他选了鼓楼东边的一个旅馆,条件好,逛街也方便。

栓柱交了货,找好停车的地儿,又带着孩子们安排好住宿,此时夜幕已经降临,他索性领着孩子们出来逛夜市吃饭。

开封真是好啊!

鼓楼夜市可真热闹,熙熙攘攘,烟火缭绕,人声鼎沸!

开封人说话语气好重啊,平常说话都像吵架!

来开封以前,小红觉得钧州城的城隍庙就够热闹了,可是跟鼓楼夜市一比,城隍庙夜市就像个小水泡。

小红发现鼓楼夜市好多摆摊卖东西的都是回回,戴着小圆帽,摊上挂着清真牌。回回卖的东西可真好吃,小红吃了黄焖鱼,喝了杏仁茶,她觉得开封府的老百姓可真是会吃会享受!

吃了饭,逛了一小会儿,栓柱就让大家回旅馆了,说今晚好好休息,明天尽情逛街!


躺在床上,关上窗子依然能听到夜市上的声音。小红望望窗外,虽说夜色深沉,天光却不暗,夜市上的灯光影影绰绰,映到窗子上。

小红躺在床上说:“开封真是个好地方啊……”

“是啊,要不都是省府哩……”秀娟今天也很兴奋,可是头一沾枕头,倦意就上来了,很快就睡着了。

小红转转眼珠,扭头望望鼾声已起的秀娟,然后也睡了。


6


第二天一早,栓柱领着孩子们吃了小笼包,然后指着鼓楼南边的马道街说:“这是开封最繁华的街,想买啥好东西就在这条街上找!”

栓柱之前带羊娃来逛过,索性让羊娃带着俩闺女逛,他自己回旅馆睡大觉去了。然而,让栓柱没想到的事,三个孩子出去逛了大半天,买回来的全是送给他们一家的东西,小红一样没买,就买了一包糖炒栗子,吃哩可香!

“这布料是跟俺娘恁俩买哩,这些东西是给羊娃俺俩买哩,她说是送给俺俩哩结婚礼物……她自己啥也没买,她说这些东西不好,她都看不上……”秀娟给她爹汇报的时候,既兴奋又尴尬。

“小红,不是我说你,你这眼光也太高了,恁多好东西你都看不上……”羊娃也实在是不能理解。

栓柱挠挠头,也不知道该说啥,他为人憨直,对于女孩的心思不太懂:“你来开封不就是买嫁妆哩,咋都看不上了……”

“明儿个再逛逛呗!”小红坐在床边一直低头剥栗子,也不看栓柱。

栓柱明白了,这闺女是想搁这多玩一天。


7


次日,栓柱不放心,要跟着去,陪仨孩子逛,小红坚决不让,说他仨都中,栓柱只好继续呆在旅馆里歇息。

下午,仨孩子回来了,小红还是啥都没买,秀娟和羊娃都黑着脸,栓柱更看不明白了。

秀娟说,今天小红根本没有出去“买嫁妆”,而是跑到省艺术学校报名学唱戏去了!要不是秀娟和羊娃拦着,她连学费都交了!羊娃建议小红先试两天再交学费,也是缓兵之计。

栓柱知道那个艺术学校,就在离鼓楼没多远的徐府街山陕甘会馆里,是冯玉祥督豫期间创办的。

秀娟说,小红这回来开封根本就不是办嫁妆哩,她是在报纸上看到有关艺术学校的报道,就攒住劲要来,说办嫁妆都是跟她爹骗钱哩!

栓柱一听就慌了,可是不管他咋劝,小红是油盐不进,铁了心要上艺术学校,还说早点休息,明天要去上学哩!

栓柱没办法了,跑到龙亭前边的邮局里,给陈云卿打电话,陈家才装上电话没多久,栓柱庆幸陈家有电话。

“哥,你说咋办吧,这闺女铁了心要学唱戏……”栓柱捧住电话都快哭了,小红搁他家住这一年多,老老实实的,基本不惹事,他喜欢孩子,半路多个闺女让他觉得还不错,可是今儿个他才明白,带着人家的孩子出来,那就意味着责任,毕竟不是亲生的。

“你跟她说,她要是想学唱戏,回来我叫老赵教她!她相不中那孩儿,咱就退亲,啥都依着她,没必要往外跑……”这次给小红提亲的事,出奇得顺当,陈云卿觉得就没那么简单,咋也没想到,她会憋着劲去开封学唱戏。

“我说了哥,她非说老赵不中,还得是人家省府哩学校教哩好……”

陈云卿知道栓柱拿不住小红,他沉吟片刻,说道:“这样吧,我明个一早去开封……”


8


一大早,小红就起来梳洗打扮一番,然后高高兴兴去上学了。栓柱不放心,让秀娟和羊娃跟住她。

钧州这边,陈云卿和淑贤愁得一夜无眠,一早起来,吃了饭,叫管家开车带他俩去开封,还没出门,淑贤眼前一黑,就秃噜地上了,也是急火攻心。陈云卿赶紧请先生来把脉开药,一折腾就过晌午了,只能等明天再走了。

陈云卿搁家里正发愁,傍晚时候,栓柱又打过来电话,陈云卿接住电话就说:“恁姐今不得劲哩,我明天再去……”

“哥,没事了,小红又不去艺术学校了……”栓柱在电话那头喜得眉开眼笑。

原来,上午仨孩子去艺术学校的时候,发现昨天一直催小红交学费的“校长助理”没在,另外一个老师接待了他们仨。这个老师告诉他们,由于生源一直不好,前段时间学校接到上级命令,艺术学校要改成普通中学了,昨天接待他们的那个“校长助理”其实是校长的一个亲戚,是个二流子,整天招摇撞骗,看小红是小地方来的,人傻钱又多,就存心装孬,想骗点钱花。最后,这个老师还告诫他们,千万别再相信那货了。

陈云卿闻言松了口气,觉得他不用去开封了:“你这样吧,恁仨陪她再玩两天,也别数落她,看她玩高兴了,再带她回来……”对于这个小闺女,陈云卿现在是不敢把她逼急了。


9


吃罢晚饭,几个人出来转到豫声剧院门口,看大门上的海报,今晚要上演《黑奴吁天录》,据说是洋人的故事。小红一看见海报就想看这个戏,跳上台阶去售票处买票了。

小红刚买完票,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火急火燎地嚷嚷:“这咋办啊,马上开场啦,她来不了,咋弄啊!”

小红一转身,喜出望外冲过去抱住那人:“小凤!”

台阶下面,秀娟和栓柱也看见小凤了,赶紧围上来:“小凤你咋搁这哩?”

如今的小凤看着好洋气,穿着新潮又端庄,头发烫了点边,用了一个简洁的发卡,看上去既时髦又不妖气,惹得小红和秀娟一遍遍打量。

小凤也是一脸惊喜:“我现在搁这儿工作——恁咋来开封啦?”

“俺爹来送货,俺都跟着来玩哩,这不是没来过省府嘛!”秀娟笑着说。

小凤心急如焚,顾不上客套,她双手扳着小红的肩膀上下打量几下:“你来得正好,救场如救火,有个演小孩儿的演员,刚才急着出门,下楼梯把腿摔断了——你替她上场吧,刚好你个头也不高!”

“她……中不中啊?”旁边一个男人像是小凤的同事。

“应该没事,她演过话剧!”小凤也不是很确定,但是这会儿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上一篇:钧州往事21
下一篇:钧州往事19